银酱,等你回来

老实说我这周惦记得最多的是3.24《东之伊甸 剧场版Ⅰ》DVD发售,嘛26号《爱丽丝》也是关注很久了……于是周四夜里扑上来查题目心情还挺愉快,戳开豆瓣瞬间发现银他妈党那边哀鸿遍野才猛然想起当天是倒计时1的日子……

 

想那某黑手党动画靠连篇对话磨磨唧唧外加最近又兴起的抄冷饭“星座占卜”硬是撑足了20MIN,某死亡代理人动不动就开原创跑题跑得十万八千里即使骂声无数也照样一脸死相地我行我素……好吧确实《GINTAMA》的创作形式决定了它很难靠原创撑剧情,毕竟银他妈有别于一般的少年漫可以靠“我杀——我杀——小宇宙!——K.O——又来了,再杀!”这种传统的打小怪兽爆LV的剧情撑集数,至于什么BOSS外传XX辛酸悲惨的童年】、【主角回忆录曾今有一个人改变了俺的命运】的套路更是从来没用上过……(看《BLEACH》拯救露琪亚篇时不时地插点没头没脑的回忆录搞得我一度焦躁地按着快进X2

 

所以选择在这个时候暂停(没可能是完结吧!你不可能比DGM还要烂尾吧器可修)放映其实也并非说不通。嘛也有“41号回光返照”的说法,不过私以为其实几率并不大,毕竟理由都明摆了放在这里,什么时候选择接受真的只是个时间问题。

 

想来第一次看银他妈应该是08年的事情了,加藤健的故事老实说真的没什么太大的亮点……其结果就是我转而投进了DGM的怀抱……当初也有粗略地看过简介,对其大致印象就是:“一部靠恶搞诸多二/三次元物体以及人物的欢乐动画(还是宇宙相关?你科普向咧?高达么!)”……总而言之就是三个字:“没上心。”(反省+1

 

包括在后来重新再看(时隔半年了已经orz)也依旧如此。“人设不够帅,主角声音太大叔了吧(33我对不起你T T),怎么一集故事就完了呢!”单元格的动画我接触得并不多,于是最初确实是挺不习惯银他妈的创作形式。彼时最喜欢的是总悟,因为黑历史的缘故对新撰组里的期待值一直就很高,初登场时这孩子拿着火箭筒头发半遮着眼睛说着“去死把土方!”有爱度爆棚!以至于时至今日印象都非常深刻……

 

“银酱失忆篇”应该是一个契机吧,让人发现这部一直以来靠搞笑充场面的动画温情戏照样做得有板有眼不赚你一把热泪都不行。嘛能够把前一秒还在脱线满天飞的主角下一秒就开始正儿八经地走文艺路线之间过渡得如此天衣无缝,除《GINTAMA》确实再也难找出第二个了笑。也就是那个时候开始喜欢银酱了吧,平日里懒懒散散地好似什么都不做,小毛病很多,“爱吃甜食,戒不掉的JUMP,自己非常讨厌的天然卷”现在看来其实都挺可爱。

 

有句话这么说:“我轻描淡写地给你承诺, 然后漫不经心的至死不渝。”银酱长久以来给我的,确实也就是这样的一种感觉。没有必杀技,佩刀就是电视订购的纯木质产品,除了受理任务干得最多的是逃避房东(及她的仆人)的围追堵截……就是这样一个吊儿郎当的人在紧急情况下其实是个行动派。再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只消他的一句话便油然生出希望,抛却白夜叉的头衔的他收敛了少时所有的轻狂,从此挥出去的每一刀都不再只是为了个人梦想而战。

这样的一个人,其实很值得信任

 

歌舞伎町的众人陪着我们嘻嘻哈哈了四年,这段时日绝不算短暂。当一期一会已成为一种习惯,告别银他妈的日子肯定会减少不少的欢笑。然而同时,我们也便多了一个机会,去怀念那些日子

——那些和他们一起走过的日子。

 

“银酱,等你回来唷。”

 

 

--------------------------------------我是悲伤的分割线--------------------------------------

 

嘛,后记请戳“继续阅读”(你玩什么神秘啊混蛋!)

其实我只是不想破坏气氛而已,不信请戳——

 

» Continue Reading

看俺下午都干了些什么

那啥,人是不可以随便嘲笑别人的……

话说那还是在元宵节,我看呆毛的签名改成了:“万恶的作文去SHI吧!!!”,于是,我尽情嘲笑了她RP一番……

上周开学,周末到家时,呆毛也在,我看她的签名,写的是:“又是一篇万恶的作文,去SHI吧!!!”于是我再次羞辱了她……

就在前天,我碰到了呆毛,呆毛异常疲惫的告诉我,这周她不要写中文作文了,但是她要写英文作文

然后……我第三次……

 

于是我遭到报应了,语文老师开心眼了,破天荒布置了一篇作文……

于是下午与它fight去了囧。

嘛干脆用它混更新好了咩哈哈哈哈(它在继续阅读里

 

小声:现在呆毛的签名是——他娘的,又一篇英语作文,作文你好,作文再见!

对不起啊我还是想笑你啊噗哈哈哈

 

 

 

 

 

把《死神》丢在了小P里用异常诡异的速度从01话开始看,我的计划是:银他妈不追了,停博后拿存量傲视他们,然后这边慢慢磨叽《死神》同学,估计还没磨完呢,银酱就回来了……

皆大欢喜皆大欢喜。

 

但是我自己也觉得很纠结的就是……这样看下来,我最喜欢的——

居然是斩月大叔啊!!!!

然后通篇的打小怪兽爆LV又不是我的菜,于是看斩月大叔和一护的互动成为了我的动力(靠)

怎么办啊喜欢大叔是没有前途的不是么……

 

明天学校搞义卖,家里砸锅卖铁的也没啥好捐的,于是把原来拍的照片全洗了拿去搞贩卖去真囧,老天保佑它们能顺利脱手吧!其实私觉得还是不错的

扬言如果是友人外加购买五张者可得儿子绝版照片一张……

 

关于义卖活动内容下周更新~~

» Continue Reading

不定期除草(一)

开学第一周很不幸夜里几乎都折腾到一点……上次被人戏谑:“你看你搞得自己似乎跟个高三生没啥区别了。”我一时无语最终只能扯个笑脸给她。

卷子目前课程如下:政治最后一本必修书很快就要进入扫尾阶段。地理和历史则是在上学期期末就已经进入了第一轮复习。三门主课的进度相较起来还算中规中矩,但是参考书选择方面——手头必备厚度完全可以当凶器的《五三》X6= ___,=

就是天天打鸡血爆小宇宙金钟罩铁布衫护体这也不是一天两天一周两周可以搞的定的啊器可修!!!

夜里啃食中亚地图,被“XXX斯坦”兄弟们搞得异常焦躁。英语老师一直是鬼畜全开状,什么“一星期给我把卷子上的难句全FIN啦”结果周五又跑来一张三面有字的英语卷子说是次日早自习默写……这厢政治老师终于宽宏大量:“你们下周再默写第一单元知识点吧。”在同学们一片欢呼声中她不急不慢地指挥者课代表搬来一沓在全部课程快结束之前才姗姗来迟的崭新的习题册——“今天我们把第一单元做了怎么样”orz….

 

周四上完数学课,上讲台擦黑板。正源先生收拾好书本拉开教室门就准备走,见我走上来了便也停了步子约摸以为我是寻他问习题来的。我几乎不敢正视他那双张写满了“期待☆”的脸只能满脸黑线地把手伸向黑板刷……

“咳咳,XXX(卷子的名字),你出来下。”

我一脸无语地跟了出去,正源先生说,今天看你上课,有点走神啊。”(请不要期待一个与雀巢咖啡成为好盆友的人能随时保持神采飞扬状)

沉默点头。

“近期学习怎么样,没什么问题吧。”

点头+1

“噢,有什么不清楚的地方,直接找我也没关系啦☆”

“好。”

 

 

考完期考以后我跟阿拉雷说过,我不喜欢数学,从前就不喜欢,今后也不见得会有多喜欢。但是呢,我很喜欢正源,所以我会把数学学好。就是这么一个实际情况。先生特亲班上几个数学好的孩儿,一遇上疑难杂症向来都是叫那些再熟悉不过的名字回答。期末有些人在做不记名调查的时候很明确地提出过这个问题。正源先生也不生气,只是第二天在班上公开说,你们要是羡慕XXX,那你们也努力啊,努力到我也时不时叫你们的名字。

我听了当时就乐了,你看人家多不避讳呢,敢做就敢当,就是搞差别待遇你也拿他完全没辙。

况且这跟本就不是喜欢不喜欢,偏心不偏心的问题。本来啊,想要让自己获得相对等的重视,首先就要让自己强大起来。只有你自己发出的光彩够亮,别人才能这么多的人群之中第一眼就发现你。

实在是再简单不过的道理。

» Continue Reading

你以世界为眸


Part.1

补课这几天倒并非很多人想象中无聊,连堂课上起来时间过得很快。前几日中午在车棚停车遇到楼下的邻居唏嘘道:“呀!你还没放假呀……”末了免不了感慨几句:“到底是X中啊啧啧……”经常耸耸肩苦笑一个。早就不需要用什么:“啊呀这就是高中生嘛”样的句子来安慰自己和宽慰别人,虽然在学校还是会不时和TT同学来一句:“为什么要生在Hunan啊”这样的牢骚,不过都是心下清明一片。

   

不久前还跟文越君抱怨道:“中国的教育嘛向来不怕让你知道得少一点的,但是暂时性记忆毕竟有限,读了很多年书灌了很多东西,事实上跟以后从事职业有关的,很少很少。”

文越君半响说,我也因为这个问题纠结过但是没法子,解不开。别带着什么功利心读书,就当学习是个征服的过程好了,我们唯一要做的就是让自己变得强大起来。

我说,好好——打住同学,社会很残酷我们很弱小,谁有心思理会咱这点小心理啊。话说我还没心灵扭曲呢,至少,我跟你说了不是。

其实也是抱着单纯找个人吐吐苦水什么的心思吧,这种明明你什么都知道了但是你又改变不了的感觉,总觉得跟彼时学中国近代史的憋屈感是一样的。

所以我更倾向于读书是一个锻炼意志力的过程。人嘛,总是容易因为一些琐碎的事情就放弃自己的初衷,而走上另一条道路。现在想想,和文越君认识的那段日子自己一度活得很心高气傲,用岳的话便是:“一群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后生们”。然而那样纯粹的生活,并非不是件好事。

当年的文越君现在则是铁了心要去Peking了,我打趣地说他狼子野心,心下默默祝他好运。

文越君问你呢,我笑笑说我保证我会尽力。

倒也不是什么“胸中元自有丘壑”,但也并非绝无想法。但是把目标什么的挂在最边上总觉得还是很难做到,有些东西,放在心里就好了。就算谁也不告诉谁也不知道。

但是没有人知道的它兴许也可以开出异常绚烂的花朵不是。

 

» Continue Reading

你是不是那个偷偷抢镜头的路人甲

 

■■■

早阵子听到这样一个囧事,说是一文章写得挺不错的写手的文坑了几个月,催更新的无数,某日写手ID浮出来了说,诸位啊我是XX他朋友,XX他坐牢了于是这文啊……当初第一反应自然是笑,笑过以后便觉得有些无奈。

想起自己上星期还把签名改成了:和killer月一起失踪怎么样?”,其实没说出口的一句是:“诸位今当远离,归期不定。”

 

 

■■■

记得初中那会儿很喜欢打网游,寒暑假玩得跟男生一样疯。但是绝对不是持之以恒的那种级别到了那种“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瓶颈时期时,某天就从游戏中蒸发了找也找不到。现在想想那会儿简直是玩失踪的惯犯。

后来被岳同学勾搭上了写了一段时期的博客……嘛我想那应该是我最矫情的一段时光(捂脸)也因为后来临近中考各种考试接踵而至,再加上文艺细胞实在缺失了于是写博的事也不了了之。

再想想……这中间也玩过百度贴吧,中考结束后的暑假在某友的个人贴吧里疯了两个月。其中还有个同自己同名的朋友,更巧的是两人还是同省所在地也是临近城市(这个太神奇了不是么)。当初玩得最开心的就是边水边抢楼附带大侃动漫神作。正经点的话交流PS摄影心得膜拜某人水彩线稿画什么都干……

也是在那个时候学会了摄影啊做ZM杂志啊做像素LOGO啊顺带伪下文艺青年啊,也绝对是自己PS玩得最风生水起的一段时间。记得某次还大刀阔斧的用鼠标把相叶弘树君的照片改成手绘……那个艰难就是现在已经有了板子想想都觉得很鸡血……再拿PS顶多是处理处理照片罢了至于再做签名嘛……反正也用不上。

然后开贴吧的朋友做了论坛,当时因为诸多原因未能及时过去,往后也往那边发过一些东西,老朋友还在,也多了许多新面孔。因为是声优CP方面论坛彼时自己绝对算不上一个标准的恋声族,能干的只有在水区聊聊天罢了,也渐渐觉得那是一个新的圈子然而我无法融进去。

往后便不再过去。

 

 

» Continue Reading

这位看官请留步
=======近期萌物一览=======
同好大家来握手=V=


TV:
《战国Basara》《A.P.H》《Gintama》
《Hitman Reborn》《Durarara》

PC:
《Starry Sky》《战国无双•贰》
《海猫鸣泣之时》

小P:
《薄桜鬼携带版》《王国之心》
《无双大蛇》

BOOKS:
《人间失格》《巷说百物语》

++++++++ H.I.T++++++++
MINA看过来~~

好吧我把尘封多年的计数器搬出来了
目标:2345
踩中者请在CB戳我并提供截图,
奖品可以任意指定唷~~
GIFT1:高杉童鞋画X1 指定者虾米。FIN!!!
GIFT2:冲田总司画X1 无指定人。FIN!!!


web analyzer

About Me

倦上疏

Author:倦上疏
又名卷子,长尾熊(——BY 咖啡)
平成五年生,至今已度过——个春秋欢迎填空中

===============成分===============

宅+F女子=V=
〖伪〗•LOLI文艺青年(外)属性
【真】•吐槽君怪阿姨(内)属性
结论:KUSO而又有爱的囧人一枚
——BY:呆毛

=============本命一览=============
苍红(战B)
幸村X兼续X三成〖对不起这三人分不开中= =〗(无双系列)
银酱X多串子 青葱 高桂 (GINTAMA)
6927 8059 D18(家教)
露中 米英 本大爷一个人也很快乐党(APH)
弗泰 米泰(07-GHOST)
奥兹X基尔 布雷克X基尔(PH)

===================================
勾搭党同时也欢迎搭讪=V=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Background music
栏目
月份存檔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拐来的双鱼座(CV是33啦=V=)
高山流水遇知音
知音不在谁堪听(于是来吐槽?!)
做啥
我是直达车
幽人竹桑园
======================
沈泊年|
森洛|
咖啡|
虾米|
SAKU|
Hana|
痣美|
Momo|
桃乐丝|
凉日暮|
偌界|
归卧寂无喧
=======================
卡卡|
米|
珈珈|
呆毛|
物情今已见
=======================
西又|
凉生|
轩伊|
Akira|
佐伊|
从此欲无言
=======================
莎|
风清|
Miya|
弭海|
回到此页首